苟,前列腺钙化灶,赵嘉敏

频道:国内时事 日期: 浏览:253

夜幕下的桑府书房。

桑弘羊正在书房的油灯下翻看一卷卷的竹简,一shanz个看门的家丁来报:“老爷,门口有一个自称是燕王府的人要见老爷,在门口候着呢。请问老爷见还是不见?”

桑弘羊一听是燕王府的人,颇有些纳闷,“燕王府的人?我与他们素无来往,不见。”朝廷是有规矩的,自从汉武帝削藩后,在京城秦昌政的命官不得与在外地的王爷有私下的来往。这条规矩他还是懂的。

话刚一出口,他想起今天在朝堂上太子出言攻击他的治国方略,那燕王刘旦可是一直在帮他说话的,今天他派人上门来,莫非是……我且先听听他此行有什么目的,况且我又不是直接与燕王接触,料也无妨。想到这儿,他又叫住了家丁,吩咐道:“快请我的麻辣女友他进来吧。”

不一会儿,家丁将一中年男子带进了桑弘羊的书房。

来人朝桑弘羊行过礼,自我介绍道:“小人系燕王府的李管家,奉我家王爷之命见过桑大人。这是我家王爷的一点小小的心意,还请大人笑纳。”说完便取过带来的箱子,打开来,里面是黄澄澄的金子及首饰。

桑弘羊一边推让一边笑道:“俗话说,这无功不受禄。王爷这是什么意思?”

燕王府的李管家瞅瞅japgay四下无人,而桑弘羊是一副欲拒还迎的样子,便悄声道:“我家王爷只是想与大人交一个朋友。这是一点小小的心意,请大人一定要收下。”

桑弘羊故作推让了一番之后,也就把箱子的盖盖上,收了下来。“王爷真是太客气了。你家王爷还有什么吩咐?”

李管家见桑弘羊收下了礼品,心里明白今夜这事已差不多成了,这才放心大胆地对桑弘羊说道:“我家王爷还说了,大人与太子政见不和,若是将来太子登了基,大人的日子想必十分难熬。若是大人肯出马,在关键的时候助我家王爷一把,将来新新素材……”

桑弘羊已明白燕王刘旦开始了在京城的布局,他的目标自然是那九五之位。只是这事可不是闹着玩的,虽说事成之后封侯拜相是少不了的,但弄不好就是举家抄斩的活儿,不免有些犹豫起来。“王爷这么看重我,令在下十分的感动。只不过……”

燕王府的李管家一听桑弘羊还有些犹豫,就用激将法问道:“只不过什么?难道大人怕了?”

桑弘羊冷笑道:“谁说我怕了?只不过太子一党,在朝廷耕耘三6341门门、四十年,文有公孙贺一族,武有卫青一脉。虽说卫青已死,皇上对卫家的信任大不如从前,但百足之虫,死而未僵,实力还是不可少觑的。王爷真若想有所作为,定得先除了公孙贺及卫青一脉,断了他的左膀右臂,方有机会……”

燕王府的李管家:“大人所言极是。”

桑弘羊想了一下,这燕王刘旦的东西不能白拿,但也不能匆匆就上了他的贼船,心生一计,道:“承蒙王爷不弃,看得起在下。我这儿也有一些关于公孙贺的消息,或许王爷用得着。你过来一下,我讲给你听。”

李管家便把耳朵凑了过去,桑弘羊便在他耳朵边耳语了一番。

李管家听得眉开眼笑,连声道:“好,好。多谢大人提供的消息,我这就回去禀报王爷。”

桑弘羊应道:“好,那我就不远送了。”

几个月后,燕国都城邑蓟的燕王府。燕王刘旦正在与手下门客孙纵之、王孺二人在书房闲聊。

燕国地处西汉北境,紧邻匈奴。当年汉武帝封刘旦为燕王,就是希望他能镇守边陲,成为汉朝的一道屏障。起初,作为第三子的刘旦,并不奢望自己能荣登九五之位,因而安心当他的藩王,将心思集中于各种学问方面。因为经过汉武帝削藩策、七国之乱和推恩令的多重打击之后,诸侯王对封国已没有太多的权力。况且汉朝皇位传承遵从周朝制订的嫡长子继承制 ,早已册立了长子刘据为太子。

但是,成年后的燕王已经学有所成,不仅能言善辩,还广有谋略,收罗了一大批游侠、门客。杨幂不雅随着门客孙纵之、王孺等人的劝进,又加上太子久没登基,他不禁动了对帝位的偷觑之心。

这时,燕王府的李管家一路飞奔来到燕王刘旦的书房,一边兴奋地嚷嚷道:“王爷,好消息。好消息!”

燕王刘旦亲自倒了一杯茶,递给李管家,道:“来,先喝杯茶。有什么好消息值得你跑得这么满头大汗的?”

李管家接过茶杯,喝了一大口,欲言又止。

燕王刘旦道:“他们几个都不是外人,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吧。”

李管家这才说道:“奴才刚得到从京城传来的消息。公孙贺的儿子公孙敬声接替父亲担任太仆后,骄横奢侈,擅自动用北军军费一千九百万钱,被人告发,现已被捕入狱。”

“哦,这可是让公孙贺摔一跤的好机会,我们应该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动员朝廷中支持我们的官员上书除掉公孙敬声。”燕王刘旦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对,最好是通过这件事能让公孙贺也牵扯进去。”孙纵之附和道。

“那公孙贺当丞相也有好几年的了,只要查,他肯定有屁股不干净的事儿!”王孺说道。

李管家道:“诸位别急,我话还没说完呢!再说了,那公孙贺也是洞庭湖上的老麻雀----见过不少大风大浪的了,岂会轻易的坐以待毙?”

燕王刘旦赞许地道:“言之有理!李管家,你还有什么消息,都说出来吧。”

李管家便道:“那公孙贺得知自己儿子入狱后,第一时间便到了未央宫替儿子求情。恰好那时皇上正在下诏捉拿阳陵大侠朱安世,公孙贺便提出由他去抓捕朱安世来替他儿子公孙敬声赎罪。”

燕王刘旦一听十分紧张地问道:“那皇上答应了吗?”

李管家回答道:“据我们的眼线回报,皇上答应了公孙贺的请求,并让绣衣使者江充协助执行。”

燕王刘旦一听,不禁泄了气,摇摇头道:“皇上都同意公孙贺去抓捕朱安世来替他儿子公孙敬声赎罪,倾朝廷之力,难道还抓不到区区一个朱安世?看来此事又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不了了之了。这算什么好消息啊?”

孙纵之道:“王爷,要不要让我们的人帮助一下那个朱安世,给他找一个安全的地方避下风头?只要他们抓不到朱安世,公孙敬声之事就不能不了了之,得给朝廷一个交待。”

王孺道:“不妥,不妥!此事万一泄露出去,让人知道是我们庇护了朱安世,这包庇朝廷钦犯那可是欺君之罪啊!万万不可!”

孙纵之反驳道:“难道我们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化险为夷?”

燕王刘旦听了沉默不语,一个人在屋子里踱来踱去的,过了发一阵短柄滤头,这才发话道:“王孺说得对,我们不仅不能庇护朱安世,相反的,我们应该帮助公孙贺尽快抓捕到朱安世。”

众puremature人一听,顿时傻眼了,不解地问道:“王爷,这是为何啊?我们何苦替别人做嫁妆 ?”

 燕王刘旦十分自信地道:“我可不想替别人做嫁妆。不过,抓捕朱安世这一着棋,虽然看上去于我方不利,但此事只要操作得当,恰是彻底铲除公孙贺一族在朝中势力的大好时机。”

孙纵之惊喜地问道:“这么说来,王爷是早有妙计在胸的了,可否说来让我们听听。”

燕王刘旦笑道:“诸位,我们先前不是从桑弘羊探得那公孙敬声与阳石公主私通一事吗?如今正好可以在此事上做做文章,来个借刀杀人。只要他们抓到了朱安世,我们就可以让我们的人给朱安世传个话,把这消息放给他。朱安世为了保命,必然会按照我们吩咐的去做。绣衣使者江充此人与太子早有过节,必然不会替公孙贺等人说话。这样,公孙贺定会钻进我们为他设好的圈套。”

王孺他们几个仍然满腹疑惑,“借刀杀人?我还是有些不太明白。王爷,您再给我说详细点,我们要干些什么?”

燕王刘旦道:“来,你们都过来下。”

刘旦便跟他们几个耳语了一番,众人拍手称妙,“王爷此计甚妙,高!实在是高!”

刘旦道:“你们都明白自己要干些什么了吧。时间紧迫,就都先下去准备吧。事成之后,本王必有重赏。”

“是,小的明白。”孙纵之几个连忙下去准备去了。

几天后,根据线人提供的线索,朱安世很快就被抓捕归案,打入死牢。这时,一个监狱头目来到了朱安世关押的死牢。

监狱头目隔着栅栏问道:“你就是朱安世? 你可知道你已经死到临头了?”

朱安世头都懒得抬,不以为然地答道:“死就死呗,老子再过十八年又是一条好汉!”

监狱头目笑道:“好!阳陵大侠果然名不虚传!我有一法子可保你不死。你想听听吗?”

朱安世有些将信将疑,但求生的欲望还是勾起了他的兴趣,他盯着来人,说道:“军爷若是能救我一命,就是小的再生父母。我出去后定当涌泉相报。”

监狱头目朝他招了招手,低声道:“你过来。明日堂审,只要你能按我说的去做,定能保你戴罪立功,免你一死。”

朱安世一听还有如此好事,自然大喜过望。他走近栅栏,那监狱头目便在他耳朵边嘀咕了一番,然后问道:“都记住了吗?”

朱安世点了点头,“都记住了。你刚才跟我说的,可都是真的?”

监狱头目答道:“自然是真的,我可是念你名声在外,这才告诉你,救你一命。将来你出去后可别忘了我的好。”

朱安世顿时感激涕零,“兄弟,只要这一次我朱某有幸不死,必当重金酬谢。”

监狱头目便笑着应了后离去了。

廷尉府,公孙贺与绣衣使者江充坐堂上。两旁属吏分列,秩序井然。

绣衣使者江充看了一眼公孙贺,问道:“公孙丞相,我们开始吧?”

公孙贺点了点头,江充便发出一枝号令:“带犯人朱安世!”便有差吏上前领了号令下去了。

不一会儿,狱吏就将身带镣铐的朱安世带到堂中。

公孙贺便朝江充说道:“江大人,犯人已带到,可以开始了。”

江充客气地说道:“公孙丞相,皇上只是让我协助丞相大人,况且这人也是您的人抓到的,这还是由你主审吧。”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公孙贺这才转过头来,看了一眼朱安世,颇为得意地问道:“你就是朱安世?我劝你还是快快从实招来吧,免得皮肉受苦。”

朱安世已从方才他们二人的谈话中得知眼前这个审问自己的人就是公孙贺,忆起昨夜监狱头目跟自己所说的,倒也并不害黑仑加怕,反而带有一丝狂傲地回答道:“你就是公孙丞相?你家的事我全都知道。刚才你劝我一句,念在你一片好心的份上,我也奉劝你一句。你若是识相,还是赶紧将我放了的好。要不然,你将要祸及全族苟,前列腺钙化灶,赵嘉敏了!”

公孙贺见过狂的人,还从未见过如此狂的人,顿时气得七窍生烟,怒道:“大胆狂徒!死到临头了还不知道悔改!给我大刑侍候!”

几个属吏听令,便上前来按住了朱安世,准备给他用刑。

好汉不吃眼前亏,朱安世一看公孙贺要来真的,自己等下怕是有苦头吃了,不待众人上刑,便慌忙说道:“你们不能打我,我要见皇上。我要揭发公稚妻可餐孙敬声戴罪立功。”

那几个属吏一听,顿时惊呆了,一时呆在那儿不知所措。

公孙贺气极了,喝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他这是胡说八道!等下给我打烂他的嘴,看他还胡说不!”

于是一个属吏便立即上前给了朱安世嘴巴响亮的一拳,打得他嘴角都渗出血丝来。

绣衣使者江充从朱安世的话里听出来不对劲,连忙阻止道:“慢着!公孙丞相,这犯人不是有话要说吗?我们且听听他说些什么再打也不迟。”

这绣衣使者江充可是皇上身边的红人,又是这案子的副主审,他发了话,那几个准备行刑的人便停了下来。

朱安世一听,自己方才的话果然有些效果,语气便壮了起来。他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血丝,朗声说道:“禀大人,我要见皇上。我要揭发公孙敬声戴罪立功。我不仅知道那个公孙敬声与阳石公主私通之事,我还知道他还曾经得知陛下要前往甘泉宫,就让巫师在陛下专用的驰道上埋藏木偶人,诅咒陛下。”

他这话一出,立刻就把众人给惊呆了。

公孙贺立刻反应过来,他所说的这二条,随便落实一条便是灭族的大罪啊!连忙制止道:“你这是血口喷人!来人,给我封了他的嘴!”

江充阻止了公孙贺: “慢着。丞相大人。这罪犯要举报,要戴罪立功,你身为丞相,怎么能不让人家说呢?”然后又对朱安世道:“你别怕,伊文娜林奇你知道什么就跟我们说什么。只要你说的都是真的,我一定替你如实禀报皇上。”

朱安世有恃无恐地把监狱桃花劫苏桃头目跟他说的一字不漏地说了出来。他说得有鼻子有眼的,连连某月某日谁与谁在哪儿干了些什么都说得一清二楚的。

审判的大小官吏一听,也是面面相觑。他举报的这两起案子,都牵涉到皇家的人,他们也不敢做主更不敢隐瞒的了。

公孙贺在一旁听了,简直是目瞪口呆。 

江充对负责记录的书吏道:“你们在愣什么?还不快把犯人供述的记下来?”

那负责记录的书吏不敢怠慢,赶紧提笔开始记录。记完后,还让朱安世在记录的供状上签字画押。

江充将朱安世签字画押的供状拿在手里,仔细核对了一遍,阴险地笑道:“对不住啦!丞相大人。他举报的这两起案子,都牵涉到皇家的人,这事你我怕是作不了这主,得由皇上亲自定夺的了。”

公孙贺的脸色变得惨白,他顿时感到有一张无契约驸马形的大网正向自己扑来。先是自己儿子私自挪用军费事发被捕入狱,本想能逮到朱安世戴罪立功,没想到现在又变成了儿子与公主私通另加一条巫蛊诅咒皇上之罪!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而且性质是越来越严重。公孙贺顿时感到头晕,他似乎明白了什么。那朱安世只不过是一个囚犯,一个江湖大盗而已,怎么会知道丞相家的儿子与公主私通这样的竹节人教案事呢?看来他今天已经掉入人家早已设好的陷阱里的了。

公孙贺忽然拔出随从身上的剑,一把就架在朱安世的脖子上,厉声喝问道:“快说!是谁让你这么说的?不说的话,我就杀了你!”

朱安世从公孙贺有些颤抖的声音里听出了他内心的发虚, “公孙狗贼,你一进来我就提醒你让你赶紧放了我,你偏不识相,这会儿要祸及全族了,你才知道后悔,太晚了!想让你死的人太多了,你这次怕是躲不掉了的。哈哈!哈!”

屋子里的同僚与随从见要出事,连忙抱住了公孙贺,劝说道:“丞相大人!这一切尚未确认,您可不要乱来啊!”

“是啊,丞相大人!这小子就纯粹是来激怒您的我的绝美校花老婆,您若是杀了他,不是反倒坐实了此事吗?快把剑放下吧。” 失剑的随从怕此事牵连到自己,赶紧上去要夺回自己的剑。

公孙贺本想问出这一切是谁在幕后指使的,可朱安世并不上当,又加下属下的壮妇杀羊劝说,无奈之下,只好仰天长叹一声,把剑扔了。几名狱吏赶紧上前将朱安世重新押回死牢。

汉武帝刘彻正倚在龙床上,他头疼的病时好时复。苏文进来禀报说绣衣使者江充求见。

汉武帝刘彻挥了下手,“宣他进来吧。”

江充进来跪在地下禀报道:“启奏陛下。臣与公孙丞相已将阳陵大盗朱安世捉拿摩托车车技360摆尾归案。在讯问中,他为了戴罪立功,主动交待出公孙丞相之子公孙敬声与阳石公主私通一事,并揭发公孙敬声曾经得知陛下要前往甘泉宫,就让巫师在陛下专用的驰道上埋藏木偶人诅咒陛下。公孙丞相要杀死朱安世灭口,幸被为臣阻止了。臣怕朱安世所说的是编造的,带领廷尉府的人按照他的供词所述,在前往甘泉宫的驰道上果然找到了埋藏着的木偶人。这是朱安世的供词及臣在驰道上所找到的证物,请陛下过目。”

江充说完,便双手奉上朱安世签字画押的供词及在甘泉宫的驰道上找到的木偶人。

苏文从江充手中接过供词和证物,递给刘彻。

刘彻粗略看了一眼朱安世签字的供词,就变得怒不可遏起来,狠狠地将木偶人摔在地上。他这一年多来,一直患病,本来他就怀疑有人在暗中诅咒他,现在却发现这一切竟然是公孙敬声干的,气得破口大骂:“好你个公孙敬声,不但擅自动用北军军费,竟然还敢在驰道上埋藏木人诅咒朕早死。好哇!朕还差一点就上了你们父子的当。来人,将公孙父子打入死牢,三日后问斩!”

苏文走上前来劝慰道:“陛下请息怒,别气坏了龙体。”。

汉武帝刘彻:“你也来劝朕息怒?都有人以木偶人诅咒朕早日死去的了,你们这帮饭桶,都干什么去了?”

江充:“依臣看,近来陛下身体一直欠安,就是有人用巫蛊一直诅咒的缘故。现在只查出了一个公孙丞相父子,说不定还有其它的人……”

苏文与江充一唱一和,不失时机地说道:“对,江大人提醒得对。陛下,这巫蛊一案,依奴才看,除了公孙父子外,肯定还有余党。”

刘彻失去了以往的那一种睿智:“你们是说还有余党?好,江充,朕命你全权彻查巫蛊一案。凡是查证落实者,一律杀无赦。”

江充问道:“那阳石公主是否也应问罪?”

刘彻气急败坏,“不要再提什么公主!她都眼里没有朕,朕也没有她这种不孝女儿!我再说一遍,不管是宗室、还是朝廷官员,你都要替朕全部搜查一遍,凡是查证落实者,一律杀无赦!牛志美”

江充一听,刘彻连女儿都不要了,看来他公孙贺的好日子也到头了,立刻响亮的回答道:“臣遵旨。臣这就下去办,决不让一个人漏网!”

欲知后事如何,请关注看下回分解。

热门
最新
推荐
标签